世华联总会
世华联集团
世界华人精英全球理事委员会  
世界华人艺术家联合总会
世界华人美术家协会
世界华人书法家协会
世界华商银行
世界华人基金会
中华民族复兴国际基金会
东方国际艺术基金会
中华传统医学研究基金会
世界华人精英俱乐部
总会直属委员会
中国投资事务委员会
中国工厂直销中心
东方经典艺术中心
战略合作机构
世界华人美术家和平文化之旅
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
会员留言
友情链接         more
 
 
   
   
 
 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    
   
 
纪念成吉思汗诞辰850周年
To Commemorate The 850 Anniversary Of The Birth Of GHINGGIS KHAAN

    成吉思汗(1162-1227),一位13世纪最耀眼的人物!一个震惊世界并深刻影响了世界历史进程的伟大巨人!一个真正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他是蒙古族的民族英雄!也是中华民族的民族英雄!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一生创建了两大历史功绩,一是走向统一,二是走向世界。
    成吉思汗勇猛顽强,不惧强敌,跃马横刀,驰骋万里,开天辟地,建立新朝。由于成吉思汗统一了蒙古草原,蒙古族这个民族共同体才得以真正形成和显示出巨大的影响力。成吉思汗的个人品格和他亲自制定的一系列法律和规章制度,对蒙古族的民族品格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当13世纪初蒙古崛起于漠北高原时,中国正处于南宋、金、西夏等政权并立、分裂割据的状况,如果从唐中期的安史之乱算起,中国的这种分裂状况已经延续了四、五个世纪,严重阻碍了中国历史的发展,是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孙用了70年的时间统一了中国,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疆域最辽阔、对外最开放、世界影响力最大、最重视科学技术的元朝。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文化以及国际交往,大元帝国都是处于当时的世界中心地位。经过蒙元百余年统治后,中国历史上再也没有出现过大规模、长时间的分裂割据局面,其根本原因是元朝使中国各民族之间的联系加深了。列宁说过“只要各个民族居住在一个国家里,他们在经济上、法律上、生活习惯上便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元朝时期中华民族大家庭的进一步融合、巩固和发展,是中国七百多年来维持统一局面的重要基础。
    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孙在南下、东进的同时,也向西进行扩张,大规模的西征共有三次,分别是1219年到1223年,成吉思汗亲率20万大军的第一次西征;1236年至1237年由成吉思汗的孙子拔都率领的第二次西征和1252年至1260年,由成吉思汗的另一个孙子旭列兀率领的第三次西征。三次西征便诞生了钦察、察合台、窝阔台、伊儿四大汗国,四大汗国和元朝地区共同构成了成吉思汗创建的蒙古大帝国。这个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大帝国,使东起朝鲜半岛,西抵波兰、匈牙利,北至俄罗斯公国,南达中南半岛,将大约地球上120个经度,40个纬度这样广阔的地区成为了一个国家。

    成吉思汗及其子孙把广大的欧亚地区统一在一个庞大的国家之内,进而平息了这些国家和地区之间长期的战乱,在一个相当的历史阶段里有效的保持了世界的和平与安宁,这对于中国和世界历史的发展都有着极其重大的影响。这个国家的存在,为东西方经济、文化、贸易开辟了通途,阻碍东西方交流的壁垒被铲平了,各地的经济文化交流空前繁荣。同时在东西方贸易的发展中也给欧洲落后的城市带来了繁荣,使他们借机转向商品生产,进而加快了欧洲城市的解放,走向了自治和独立。随着蒙古大军的西征,中国伟大的科学发明—指南针、火药、造纸、印刷术等和元朝发行的纸币以及驿站制度传到了欧洲,对西欧社会的发展产生了极大的积极影响。当然,欧洲和中亚的器械、医药、天文学、建筑、铸造、印染等技艺也先后传入中国,丰富并发展了中国的文化宝库。

    成吉思汗伟大精神的实质内容包括并不限于此:认准目标便勇往直前的英雄气概;吃苦耐劳和屡挫屡起的坚强奋斗精神;善于学习和善于纳言的谦虚态度;知人善任和唯才是举的用人政策;灵活机动和战无不胜的军事思想……尤其他及其子孙世代相继,自强不息,为蒙古民族和中华民族的团结统一而斗争,为蒙古民族和中华民族走向世界而顽强奋斗的伟大精神,即便是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依然是尤为珍贵的。

    成吉思汗以空前开放的态度对待世界各地的不同民族和不同文化,并根据需要大胆吸收和借鉴,显示出了草原般辽阔博大的胸怀。尽管成吉思汗自己可能并不是自觉的,但是他的确为中华民族打开了通往世界的道路,也为欧洲大陆冲破中世纪的黑暗带来了曙光,他使得人类之间实现了“最广大而开放的第一次握手”!因此成吉思汗也成为人类历史上“国际一体化”的开拓者和伟大的先行者!永远值得人们的怀念!

学界纪念成吉思汗诞辰850周年
    2012年7月25—26日,纪念成吉思汗诞辰85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内蒙古自治区额尔古纳市举行。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内蒙古大学、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等多家学术机构、高等院校的120多位学者参加了研讨。

    孛儿只斤·铁木真(1162—1227),汗号“成吉思汗”,军事家、政治家。1271年元朝建立后,忽必烈追尊成吉思汗为元朝皇帝,庙号“太祖”。成吉思汗及其创造的遗产对于包括蒙古族在内的中国北方民族、中国古代历史乃至世界历史等都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新时代为评价成吉思汗提供新机遇

    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刘迎胜表示,今天可从四方面评价成吉思汗:个人和家族命运的改变、民族命运的改变、国家命运的改变和世界命运的改变。新时代给了我们重新审视草原帝国的奇迹,探讨成吉思汗留给全人类的遗产的机会。他认为,改变世界历史命运的大航海肇端于马可·波罗,起源于当时的欧洲人对元朝的向往,可以说是成吉思汗拉开了人类全球化时代的序幕。

    云南大学西南边疆少数民族研究中心教授方铁认为,中国古代史上北方游牧民族曾有两次较大规模的南迁。西汉前后南迁的游牧民族,大部分居住在今天云贵等地山区,演变为彝族、哈尼族、纳西族、傈僳族等少数民族。宋元时期,通过推进土官制度、建立行省等措施,统治者积极经营西南边疆,使得相当数量的蒙古人、色目人以军人或官吏的身份落籍西南边疆。相比较而言,南宋后期和元代蒙古人与色目人的南下,意义更为重大,具有顺应时代潮流的特点。

    大量蒙古史课题值得学界研究

    蒙古史研究涉及范围广泛,仍有大量课题值得学界研究。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魏坚介绍了近年来蒙古早期遗存的考古发现。7—10世纪,在呼伦贝尔活动的主要是室韦族。室韦族是我国历史上的古老民族,被认为是蒙古族的先祖,在人种、语言和文化等方面都属于东胡系统。目前主要的考古发现为陈巴尔虎旗西乌珠尔古墓群和奇乾乡遗存以及蒙古国境内的阿乌拉格遗址。作为蒙古族的祖源所在地,呼伦贝尔值得考古学者开展工作。而这些考古发掘和研究成果也需要史学界重视。

    内蒙古师范大学旅游学院副教授谢咏梅考察了分布于辽宁、河南等省份的蒙古功臣木华黎后裔。她指出,这些蒙古族后裔群体存在宗族观念和民族意识的交错和融合,他们将自己和木华黎牢牢地联系起来,在以祖先为傲的同时更让族人秉承先辈精神。这种群体意识均隐藏在“宗族”这一具体而牢固的形式背后,同时也成为我国作为历史悠久的多民族国家所特有的一个现象。

    蒙古史研究需要扎实的基础性工作

    经过改革开放以来30多年的发展,蒙古史研究不断拓展,在一些问题上取得了突破和进展。蒙古史的大量档案陆续公布,具有多种语言能力的人才特别是青年学者进入该领域,蒙古史研究呈现出较好的态势和前景。同时,专家也指出,今天的学者需要做扎实的基础工作,充分利用各种语种的文献材料,同时将档案与现有的材料相比较,方有可能取得突破性学术成果。

    对此,内蒙古大学副校长齐木德道尔吉认为,档案史料尽管是历史研究中最有价值的原始材料,却有不系统、缺乏连贯性的缺憾,由此带来的释读困难往往难以克服。因此要正确解读档案资料中的历史信息,首先需对档案资料本身作语文学研究,对其文义获得正确的理解。在此基础上,利用专业知识和各种文献研究方法,将档案资料所承载的信息,放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中加以复原。在占有档案原始资料的基础上,通过对官私重要史籍的相关记载进行比较研究,理清其流传,才能获得正确可靠的研究资料。

    对于蒙古历史最为重要的历史文献《元朝秘史》,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乌兰指出,这是古代蒙古史最基本的史料之一,经过长期广泛的、多方面的研究,《元朝秘史》已经成为一个国际性的学术领域,形成了专门的“《秘史》学”。研究古籍,首先离不开文献学方面的研究,文献学研究是最基础的研究,对于《元朝秘史》这样一部特殊形式的史籍,情况更是如此,如果没有充分、到位的文献学研究,其他方面的研究就会缺少质量上的必要保证。

    此次研讨会由内蒙古大学蒙古学研究中心、中国蒙古史学会、呼伦贝尔市委、市政府主办。会上还举行了中国蒙古史学会会长、理事会的改选。

为纪念伟大的成吉思汗诞辰850 周年 特别限量出品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
    为隆重纪念伟大的成吉思汗诞辰850周年〔1162-2012〕,追思元青花瓷的伟大缔造者,弘扬元青花瓷的历史文化价值,再现国宝元青花瓷独特的艺术魅力,在蒙古国政府的支持下,由世界成吉思汗文化艺术委员会、世界蒙古人协会、世界华人华侨华商联合总会、世界艺术基金会等机构共同投资合作,限量出品发行“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由中国景德镇市御窑陶瓷研究所总负责“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的研制和监制,由景德镇最著名的元青花古瓷工艺大师担纲制作。同时邀请了多位景德镇最著名最权威的陶瓷工艺美术大师担任技术顾问和首席工艺大师,亲自指导和指挥“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的制作。

    在纪念瓷型的选择上,不仅广泛听取了蒙古国国家博物馆、土耳其国家博物馆、中国北京故宫博物院、台湾故宫博物院等世界著名元青花瓷收藏博物馆和国际大收藏家的意见,同时也广泛听取了景德镇陶瓷工艺大师们的意见,最后选择了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元青花瓷中最具代表性和最美观、最大气、最经典的梅瓶,作为“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的制作瓷型原型。

    在“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梅瓶的颈肩结合部用中文书写了“敬献给伟大的成吉思汗诞辰八百五十周年”;在四片“云肩”其中一片的中心位置绘制了成吉思汗像,在另三片“云肩”的中心位置分别以新、老蒙文及中文书写了由蒙古国前总理、世界成吉思汗文化艺术委员会主席、成吉思汗后裔恩赫·包勒德博士撰文的颂文“一代天骄 成吉思汗 功绩盖世 威名远扬”;在瓶的肩下部与中部图案的结合部用中文书写了由联合国世界和平文化大使、世界华人华侨华商联合总会主席、国际著名艺术策展大师、成吉思汗后裔、本项目的总策划人泰格尔·梁海洋博士撰文的楹联“忆往昔成吉思汗子孙挎弯刀骑骏马驰骋欧亚施展英雄才华成就草原帝国伟业 看今朝草原蒙古人民颂和平唱赞歌交往天下传播友谊文化创造幸福美好生活”。其他图案及格式则完全按照元青花瓷梅瓶的原样和风格,并按照700年前的工艺及流程进行全手工制作。





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孙

    成吉思汗(1162-1227),一位13世纪最耀眼的人物!一个震惊世界并深刻影响了世界历史进程的伟大巨人!一个真正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他是蒙古族的民族英雄!也是中华民族的民族英雄!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一生创建了两大历史功绩,一是走向统一,二是走向世界。
    成吉思汗勇猛顽强,不惧强敌,跃马横刀,驰骋万里,开天辟地,建立新朝。由于成吉思汗统一了蒙古草原,蒙古族这个民族共同体才得以真正形成和显示出巨大的影响力。成吉思汗的个人品格和他亲自制定的一系列法律和规章制度,对蒙古族的民族品格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当13世纪初蒙古崛起于漠北高原时,中国正处于南宋、金、西夏等政权并立、分裂割据的状况,如果从唐中期的安史之乱算起,中国的这种分裂状况已经延续了四、五个世纪,严重阻碍了中国历史的发展,是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孙用了70年的时间统一了中国,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疆域最辽阔、对外最开放、世界影响力最大、最重视科学技术的元朝。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文化以及国际交往,大元帝国都是处于当时的世界中心地位。经过蒙元百余年统治后,中国历史上再也没有出现过大规模、长时间的分裂割据局面,其根本原因是元朝使中国各民族之间的联系加深了。列宁说过“只要各个民族居住在一个国家里,他们在经济上、法律上、生活习惯上便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元朝时期中华民族大家庭的进一步融合、巩固和发展,是中国七百多年来维持统一局面的重要基础。
    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孙在南下、东进的同时,也向西进行扩张,大规模的西征共有三次,分别是1219年到1223年,成吉思汗亲率20万大军的第一次西征;1236年至1237年由成吉思汗的孙子拔都率领的第二次西征和1252年至1260年,由成吉思汗的另一个孙子旭列兀率领的第三次西征。三次西征便诞生了钦察、察合台、窝阔台、伊儿四大汗国,四大汗国和元朝地区共同构成了成吉思汗创建的蒙古大帝国。这个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大帝国,使东起朝鲜半岛,西抵波兰、匈牙利,北至俄罗斯公国,南达中南半岛,将大约地球上120个经度,40个纬度这样广阔的地区成为了一个国家。
    成吉思汗及其子孙把广大的欧亚地区统一在一个庞大的国家之内,进而平息了这些国家和地区之间长期的战乱,在一个相当的历史阶段里有效的保持了世界的和平与安宁,这对于中国和世界历史的发展都有着极其重大的影响。这个国家的存在,为东西方经济、文化、贸易开辟了通途,阻碍东西方交流的壁垒被铲平了,各地的经济文化交流空前繁荣。同时在东西方贸易的发展中也给欧洲落后的城市带来了繁荣,使他们借机转向商品生产,进而加快了欧洲城市的解放,走向了自治和独立。随着蒙古大军的西征,中国伟大的科学发明—指南针、火药、造纸、印刷术等和元朝发行的纸币以及驿站制度传到了欧洲,对西欧社会的发展产生了极大的积极影响。当然,欧洲和中亚的器械、医药、天文学、建筑、铸造、印染等技艺也先后传入中国,丰富并发展了中国的文化宝库。
    成吉思汗伟大精神的实质内容包括并不限于:认准目标便勇往直前的英雄气概;吃苦耐劳和屡挫屡起的坚强奋斗精神;善于学习和善于纳言的谦虚态度;知人善任和唯才是举的用人政策;灵活机动和战无不胜的军事思想……尤其他及其子孙世代相继,自强不息,为蒙古民族和中华民族的团结统一而斗争,为蒙古民族和中华民族走向世界而顽强奋斗的伟大精神,即便是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依然是尤为珍贵的。
    成吉思汗以空前开放的态度对待世界各地的不同民族和不同文化,并根据需要大胆吸收和借鉴,显示出了草原般辽阔博大的胸怀。尽管成吉思汗自己可能并不是自觉的,但是他的确为中华民族打开了通往世界的道路,也为欧洲大陆冲破中世纪的黑暗带来了曙光,他使得人类之间实现了“最广大而开放的第一次握手”!因此成吉思汗也成为人类历史上“国际一体化”的开拓者和伟大的先行者!永远值得人们的怀念!
成吉思汗世界文化艺术委员会
纪念伟大的成吉思汗诞辰850周年组织委员会
为隆重纪念伟大的成吉思汗诞辰850周年
特别限量出品
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
    为隆重纪念伟大的成吉思汗诞辰850周年〔1162-2012〕,追思元青花瓷的伟大缔造者,弘扬元青花瓷的历史文化价值,再现国宝元青花瓷独特的艺术魅力,在蒙古国政府的支持下,由成吉思汗世界文化艺术委员会、世界蒙古人协会、世界华人华侨华商联合总会、世界艺术基金会等机构共同投资合作,限量出品发行“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由中国景德镇市御窑陶瓷研究所总负责“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的研制和监制,由景德镇最著名的元青花古瓷工艺大师担纲制作。同时邀请了多位景德镇最著名最权威的陶瓷工艺美术大师担任技术顾问和首席工艺大师,亲自指导和指挥“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的制作。
     在纪念瓷型的选择上,不仅广泛听取了蒙古国国家博物馆、土耳其国家博物馆、中国北京故宫博物院等世界著名元青花瓷收藏博物馆和国际大收藏家的意见,同时也广泛听取了景德镇陶瓷工艺大师们的意见,最后选择了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元青花瓷中最具代表性和最美观、最大气、最经典的梅瓶,作为“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的制作瓷型原型。
     在“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梅瓶的颈肩结合部用中文书写了“敬献给伟大的成吉思汗诞辰八百五十周年”;在四片“云肩”其中一片的中心位置绘制了成吉思汗像,在另三片“云肩”的中心位置分别以新、老蒙文及中文书写了由蒙古国前总理、成吉思汗世界文化艺术委员会主席恩赫?包勒德博士撰写的颂文“一代天骄 成吉思汗 功绩盖世 威名远扬”;在瓶的肩下部与中部图案的结合部用中文书写了由联合国世界和平文化大使、世界华人华侨华商联合总会主席、国际著名艺术策展大师、成吉思汗后裔、本项目的总策划人泰格尔?梁海洋博士撰文的楹联颂词“忆往昔成吉思汗子孙挎弯刀骑骏马驰骋欧亚施展英雄才华成就草原帝国伟业
     看今朝草原蒙古人民颂和平唱赞歌交往天下传播友谊文化创造幸福美好生活”。其他图案及格式则完全按照元青花瓷梅瓶的原样和风格,并按照650年前的工艺及流程进行全手工制作。
     “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项目从2011年3月开始启动,时至今日已经历时1年零7个月,直至2012年11月28日,第一个合格的优等品的“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才正式出窑,比原计划的时间整整推迟了8个月,但为了对纪念瓷的工艺和品质负责,为了对元青花的美名负责,研制小组的全体人员认为很值得,参与投资和出品发行的全体人员也都认为很值得。
     “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的出品限量原计划是制作出品850件套,即800整数为件,以统一的瓶型复制出品;50散数为套,每套为九件头(一瓶、一盘、一罐、一壶、一尊、两碗、两杯),但由于复制制作元青花瓷的难度和强度都太大,致使第一批纪念瓷比原定时间推迟了8个月才成功出窑,因此参与的各方共同决定改为850件“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全数统一梅瓶出品,不再出品套型产品。鉴于各种客观原因和原由,我们估计能够公开上市发行的“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数量最多不会超过总出品量的60%,约为500件。
     “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的上市发行数量约为500件,计划用3年的时间完成制作出品和发行。公开发行的基本计划是:
     2013年发行260件,重点发行的国家和地区实行配额限量发行,其中:蒙古国、俄罗斯30件,美国、加拿大20件,港澳20件,日本20件,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菲律宾20件,迪拜20件,西亚中亚诸国30件,中国30件,欧洲30件,台湾20件,非配额地区共20件。
     2014年发行140件,依然按照重点国家和地区的配额限量方式发行,其配额为:蒙俄15件,美加10件,港澳10件,日本5件,新马泰印菲15件,迪拜10件,西亚中亚诸国15件,中国20件,欧洲10件,台湾10件,非配额地区共20件。
     2015年发行最后100件,不再分配配额,对全球已经预约订购的收藏者进行公开抽签或电脑抽选,最终确定买家。
     关于“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的防伪及统一编号,其实在每件“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一出窑,就在梅瓶的底部带有了窑烧的统一编号和款识,这就像“胎记”一样原始原装,既不会消失,也无法仿冒。当这些刚出窑的纪念瓷通过检验被确认为是合格的正品时,还将被贴上防伪识别码。我们还采用了当下世界最新最先进的科技手段为每件“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加注了DNA似的“身份识别”系统和防伪措施,竭力保护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真品的尊严。
    关于“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的出品(身)证书,我们对每一件正式出品的“成吉思汗元青花纪念瓷”都将配备“出身证明”。
     这个“出身证明”是由成吉思汗世界文化艺术委员会和纪念伟大的成吉思汗诞辰850周年组织委员会与中国景德镇市御窑陶瓷研究所共同签发的出品证明书。每个证明书上都有印章和防伪码。
    


Chinggis Khaan Global Culture Artist Committee
Organization Committee to Commemorate the 850th Birth Anniversary of Great Chinggis Khaan
Special Limited Production to Grandly Commemorate the 850th Birth Anniversary of Chinggis Khaan
Blue and white porcelain of the Yuan Dynasty for Commemorating Chinggis Khaan
The “blue and white porcelain of the Yuan Dynasty for commemorating Chinggis Khaan (porcelain for commemoration)”, through the joint investment and cooperation among such organizations as the Chinggis Khaan Global Culture Artist Committee, the World Association of Mongolian, World Chinese-Overseas-Trade Union General Attestation and World-wide Fund for Arts and under the support of Mongolia government, is produced and issued with a limited quantity to grandly commemorate the 850th birth anniversary of Chinggis Khaan (1162-2012), the great creator of the blue and white porcelain in the Yuan Dynasty, carry forward the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value of the porcelain and make a renaissance of the artistic charm unique for the porcelain, a national treasure. The “porcelain for commemoration” is developed and supervised by Yuyao city of Jingdezhen Ceramic Institute and produced by a most well-known master in the field of ancient blue and white porcelain in Jingdezhen. And at the same time, many ceramics craftsman masters who enjoy the highest reputation and authority in Jingdezhen are invited as technical consultants and chief craftsman masters to give personal guidance for the production of the “porcelain for commemoration”.
In the selection for the porcelain type, we sought for opinions not only from such world-famous museums collecting blue and white porcelain in the Yuan Dynasty as National Museum of Mongolia, National Museum of Turkey, Palace Museum in Beijing of China and Taiwan National Palace Museum and great international collectors, but also from the ceramics craftsman masters in Jingdezhen. At last we choose prunus vase from Beijing Palace Museum, the most representative, beautiful, graceful and classical blue and white porcelain in the Yuan Dynasty, as the prototype for producing “porcelain for commemoration”.    
On the combination of neck and shoulder of prunus vase of the “porcelain for commemoration” was written words saying “To the 850th birth anniversary of great Chinggis Khaan” in Chinese; on the central position of one of the four “cloud shoulders” was drawn the portrait of Chinggis Khaan, and on the central position of the other three “cloud shoulders” was written such eulogium as “Chinggis Khaan, Proud Son of Heaven, are Credited with Matchless Contribution and Prestige”, given by Professor Miyeegombo Enkhbold, the former premier of Mongolia, Chairman of Chinggis Khaan Global Culture Artist Committee and descendant of Chinggis Khaan, in new and old Mongolian language and Chinese respectively. On the combination of the lower shoulder patterns and the central patterns was seen the Chinese words saying “Gone and past are the offspring of Chinggis Khaan galloping Europe and Asian on horses with machetes to exert hero talents and achieve the empire of the steppes ”, In this age are the Mongolians making friends with world-wide people with peace songs to spread friendship culture and create a happy life”, a couplet on pillar as given by Professor Tegel?Liang Haiyang, ambassador of Global Peace Culture of UN, chairman of World Chinese-Overseas-Trade Union General Attestation, world-famous artistic plan and exhibition master, descendant of Chinggis Khaan and chief planner of the project. Other patterns and formats are in complete accordance with the original shape and style of prunus vase of blue and white porcelain in the Yuan Dynasty and are completely produced by manual based on the workmanship and process 700 years ago.
The project of “porcelain for commemoration”, launched in March 2011, has been underway for one year and seven months, and it was not until on October 28, 2012 that the first qualified product formally came into shape, six months behind the original schedule. But the efforts, in the opinion of the whole members of the development team, every master and boss involved in the product, are worth for safeguarding the workmanship and quality of the porcelain and the reputation of the blue and white porcelain in the Yuan Dynasty.    
As originally planned, “porcelain for commemoration” is to be duplicated into 800 pieces and 50 suits, that is to say, the 800 pieces will be issued by replicating the uniform shape; each of the 50 suits comes with 9 articles (one bottle, one plate, one jar, one pot, one kettle, two bowls and two cups). However, due to the difficulty in replication, the first batch of porcelains came into being for 6 months behind the original schedule, thus the parties make a decision to issue the total 850 porcelains with a uniform style of prunus vase rather than suits. In consideration of various factors and elements, we estimate that the number of “porcelain for commemoration” that can be put into the market will be within 60% of the total production, which is about 500 pieces.
We intend to complete the production and issuance of the 500 “Blue and white porcelains in the Yuan Dynasty to Commemorate Chinggis Khaan” which will be put into market within three years based on the following plan:
In 2013, we plan to issue 260 pieces and implement limited quota issuance in key countries and regions, where 30 for Mongolia and Russia, 20 for America and Canada, 20 for Hong Kong and Macao, 20 for Japan, 20 for Singapore, Malaysia, Indonesia and Thailand, 20 for Dubai, 30 for west and middle Asia countries, 30 for China, 30 for European countries and 20 for Taiwan as well as 20 for quota-free regions;
In 2014, we plan to issue 140 pieces and implement limited quota issuance in key countries and regions, where 15 for Mongolia and Russia, 10 for America and Canada, 10 for Hong Kong and Macao, 5 for Japan, 15 for Singapore, Malaysia, Indonesia and Thailand, 10 for Dubai, 15 for west and middle Asia countries, 20 for China, 10 for European countries and 10 for Taiwan as well as 20 for quota-free regions;
In 2015, the last 100 pieces will be issued not based on quota distribution. The final buyers will be confirmed through public draw or computer selection among the global collectors who have made a subscription.    
As regards the security and unified number of “porcelain for commemoration”, all porcelains, upon being created, come with the unified numbers and inscriptions on the bottom of the prunus vase, which, just as the original “birthmark”, will not disappear or allow for imitation. The porcelain for commemoration, when coming into shape, will also be labeled with security identification code and affixed with wax seal when it is recognized as qualified quality product through inspection. In addition, we equip all “porcelain for commemoration” with DNA-like “identification” system and above three security measures by adopting the most advanced technical means to spare no effort in safeguarding the dignity of the genuine porcelain.
Every piece of “porcelain for commemoration” formally issued will come with an “identity certificate”.
The “identity certificate” serves as a production certificate jointly issued by the Chinggis Khaan Global Culture Artist Committee, Organization Committee to Commemorate the 850th Birth Anniversary of Great Chinggis Khaan and Yuyao city of Jingdezhen Ceramic Institute. Seal and security code can be found on every certificate.
   





关于元青花瓷
    元青花瓷以景德镇为代表,其制作精美而传世极少,故而异常珍贵,根据时间大致分为延祐期、至正期和元末期三个阶段,其中又以“至正型”为最佳。  
    元青花瓷开辟了由素瓷向彩瓷过渡的新时代,其富丽雄浑、画风豪放,绘画层次繁多,与中华民族传统的审美情趣大相径庭,实在是中国陶瓷史上的一朵奇葩,同时也使景德镇一跃成为中世纪世界制瓷业的中心。
    元青花瓷的胎体
    元代青花瓷的制瓷原料采用了瓷土加高岭土的“二元配方”。其胎料主要有两类:一类用进口青花瓷料,胎骨较白,稍含灰,手感沉重,致密坚硬;另一类用国产土青花瓷料,胎骨灰白,胎体手感轻。
   元青花瓷的釉层
    元青花胎土二元配方的使用提高了烧成温度,这样就能相应地改变釉的配方。  
    元代时增加了釉果成分而减少了釉灰成分,这样,釉层的三氧化二铝增加而氧化钙减少,改变了釉面状态,使釉层厚度可以增加,釉表光泽柔和。
    元代釉中氧化钙的含量从宋代的15%左右减少到8%~9%,而钾、钠等含量从宋代的3%左右增至6%左右。成分的变化使釉的烧成温度提高,也使釉的浓度增高。因烧制的温度不同,釉面的显色也相应地改变了。 
    
影青釉又称青白釉,在元代早中期青花上使用,用国产青料。
    
白釉,从14世纪中的至正年间开始使用,用进口青料。釉面白中泛青,釉色莹润透亮,光洁滋润,积釉处显鸭蛋青色,釉色亮度时常会有闪动感,足圈釉面显出淡淡的水绿色。具有恰到好处的透明度、光亮度和色泽,能更好地衬托青花的表现力。
    
卵白釉,元末青花上开始使用,釉层乳浊,用国产青料,多小型器,这些器物的外圈往往留下浸釉时手抓留下的指痕。元青花除玉壶春瓶器物外,底部一般无釉。
    
元青花瓷的青料
    元青花瓷器总体分两种色调,一种呈灰蓝色,较浅淡;一种是深蓝色,较艳丽。传统概念中,呈色灰蓝者为国产料,呈蓝艳者为进口料。
    进口钴料,即苏麻离青,元代进口钴料的成分是低锰、高铁,含硫和砷,无铜和镍,所绘青花纹饰呈色浓艳深沉,并带有紫褐色或黑褐色较光润的斑点,有的黑褐色斑点显现出“锡光”。
    另外,苏麻离青呈色有如下特征:1、呈鲜丽的靛青色,略含程度不同的紫色,有些呈非常幽雅的紫罗兰色。2、有浓淡色阶,勾勒线条较深,填色青料较浅。青料积聚处有蓝黑色或蓝褐色斑点,釉面下凹并哑光。3、青料都较细匀,线条边缘稍有晕化。
   
 元青花瓷的造型
    元青花瓷造型独具特色。大体可综合为五大类。
    罐类、瓶类、壶类、碗类、盘类,此外还有鼎、水盂、香炉、观音等,其中以高足杯、玉壶春瓶、罐、梅瓶和大盘五种造型为最多。
    
元青花瓷的纹饰
    元代景德镇陶工在继承唐宋制瓷成就的基础上进一步创新,弥补了形体上工艺粗糙的不足,使元青花更精美。
    
装饰技法
    青花与刻花、印花、瓷塑、浅浮雕等多种技法相结合,绘画充分发挥蓝白的艺术效果,有白地青花、蓝地白花或青花线描为地几种风格。
    
构图方法
    大致可分为饱满和疏朗两类。饱满类型的装饰,无论圆、琢器,全器被青花纹饰所覆盖,有的器身布满青花纹饰达8层之多,以此突出表现元青花的壮美之感。疏朗形式的装饰,讲究无论是圆、琢器的青花纹饰都由单独纹样构成,装饰画面疏朗,活泼自然。
    元青花的纹饰中有几种较为规范,从而形成了元代纹饰的特色:
    1、变形莲花瓣纹,俗称“八大码”,无论圆、琢器常以8个莲花瓣作装饰带,在每个花瓣内又加绘多种花纹,有朵花、朵云、火焰、杂宝等等。
    2、花卉纹饰在元时多以莲花和牡丹为主,其次为菊花。
    3、栀子花为元青花中独特纹饰,五瓣形小花小叶状缠枝花多用作边饰。
    4、大多数青花盘的外壁及瓶、罐肩部装饰有缠枝莲花纹,盘外壁莲花为六朵者较多见。
    5、瓶、罐肩部往往有青花云头纹,称为“云肩”。
    6、由浪花与海水组成的二方连续图案,在细线条描绘的海水纹中以粗实线勾绘浪花组成海浪纹饰,形成特色鲜明的元代海水纹。
    7、蕉叶纹常作边饰或纹饰间的装饰带,画法讲究用粗线描绘蕉叶边线,再用细线描绘叶脉。
    
纹饰题材
    主体纹饰有:植物类牡丹花纹、莲花纹、菊花纹、松竹梅纹、月梅纹等。动物类龙纹、凤纹、麒麟纹、鱼藻纹、鸳鸯卧莲纹、孔雀纹、鹿纹、海马纹等。其中元代龙纹极具特色,身躯细长如蛇,龙头呈扁长形,双角,张口露齿,细长颈,四腿细瘦,筋腱凹凸,爪生三指、四指或五指,分张有力,肘毛、尾鬃皆呈火焰状。
    人物故事都绘于体型较大的器物,诸如盖罐、梅瓶、玉壶春瓶等。主要有蒙恬将军、周亚夫细柳营、文姬归汉、昭君出塞、萧何追韩信、三顾茅庐、鬼谷子下山、敬德救主、陶渊明爱菊等。
    辅助纹饰有:波浪、变体莲瓣、回纹、卷草纹、钱纹、菱形、蕉叶、如意云头等。
    
元青花瓷的款识
    元青花瓷器带款者极少,但也有见到。现藏英国大维德艺术基金会的一对至正十一年(1351年)青花象耳瓶,有用青花书写的共计5行62个字:“信州路玉山县顺成乡德教里荆堂社奉圣弟子张文进,喜舍香炉花瓶一对,祈保合家清吉,子女平安。至正十一年四月良辰谨记。星源祖殿,胡净一元帅打供。”这属于专门写在供器上的供养款式,有供养人姓名及具体年代。
   


   
     
版权所有 世界华人华侨华商联合总会
网址:www.wcuga.com Email:wcuga@126.com